01
環保碼、用電量、廢水流量等成為執法線索

廢水流量長時間恒值為零,治污設施用電量連續23小時數值為“0”,顆粒物排放濃度控制在±5%范圍內波動……這些異常的數據情況,今后都將成為環保處罰的重要線索。

4月3日,還在清明節放假期間,生態環境部就通報了一批“優化執法方式”的典型做法和案例,對6個地方予以表揚。

表揚的原因,是這個6個地方優化了環保執法方式。其共同點是:都建立了“在線監控”與“現場執法”之間的聯動,先通過在線數據發現線索,然后結合視頻監控分析情況,再通過現場執法調查取證,最后做出行政處罰或刑事處罰。
比如,江蘇南通根據“某企業治污設施用電量連續23小時數值為零”的線索,結合現場核查,發現這家企業沒有嚴格執行巡檢制度,未能及時發現治污設施斷電的情況,最終認定該行為屬于“未按照規定使用污染防治設施”,予以立案處罰。
再比如,貴州六盤水根據某煤礦廢水流量長時間恒值為零”的線索,檢查時又發現該煤礦處于生產狀態,根據水平衡計算,初步判斷該煤礦存在“私設暗管”的違法行為。然后進行調查核實,并作出行政處罰。
還有,湖北宜昌發現某公司廢氣排放口在線監控系統工控機被人為設置了固定值,且控制在±5%范圍內波動。現場取樣又發現,顆粒物排放濃度實際超標了1.43倍。經過司法鑒定,認定其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隨后案件移交公安機關,經法院審判,分別判處2名當事人有期徒刑7個月和拘役6個月。
除了廢水流量、用電量、顆粒物排放濃度,還有的地方發明了“環保碼”,也成為環保執法的一大線索。
在杭州,執法人員通過“環保碼”發現,某造紙企業在線監測pH、總氮數據超標后迅速回落。通過回溯監控錄像,發現多名員工在排污口、在線監測站房采取了插拔采樣管、閑置監測探頭等操作,導致數據失真。隨后,公安機關介入,展開調查詢問并取證,最終確定了違法事實。

微信圖片_20210409102839.png

圖為杭州市企業“環保碼”監管與服務平臺
除了利用在線監控數據作為線索,環境部還鼓勵地方使用高科技手段輔助調查,比如無人機。
在廣西,桂林市生態環境局在調查某“填埋毒渣案”時,就在距離現場300米的地方先隱蔽起來,操控無人機進行偵查,發現企業產生的化工廢渣只是用袋子簡單包裝,然后就地填埋在廠內的土坑里,而且土坑還未做任何防滲漏措施。根據這一重要線索,環保部門迅速固定證據,并由公安機關對該案進行立案偵查。
總之,這些典型案例都是利用自動監控、用電監控、視頻監控、無人機執法等監管手段,構建了“非現場數據關聯分析-違法預警到現場執法”的閉環,從而提高了執法效率。
這樣做有兩大好處,一是對守法企業來講,可以做到“無事不擾”;二是對于環保部門來講,也可以節省力量,精準投放執法資源。
目前,這些新的執法方式已經在全國各地展開。環境部此次通報的案例,就涉及到浙江杭州、江蘇南通、廣西桂林、貴州六盤水、福建泉州、湖北宜昌等6省區,以南方省份為主,東西部都有。
此外,環境部在通報中還提到了北京、上海、天津、山東、河南、江蘇、福建、廣東、寧夏等省區市的一些新做法,也屬于“優化執法方式”的范疇,值得鼓勵。
可以看出,新的執法方式正在全國范圍內大面積推廣,未來將成為全國各地的普遍做法。

02
環保執法方式發生重大轉變
環境部為什么通報這批“優化執法方式”的典型做法和案例?這里邊有一個大背景,那就是今年的“生態環境部一號文件”。
今年1月7日,環境部印發《關于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指導各地進一步優化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由于它是2021年環境部印發的第一份文件,所以又被稱為“生態環境部一號文件”。

微信圖片_20210409141306.jpg

對于這份文件,環境部是非常重視的。除了排在第一位印發,通稿發布后還配發了一篇《生態環境部生態環境執法局負責人就<關于優化生態環境保護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的指導意見>答記者問》(下稱《答記者問》),對文件做了進一步解釋。
可能是覺得《答記者問》還是沒有完全說透,1月14日,環境部又舉行了一場政策吹風會,介紹這一文件出臺的背景。
根據《指導意見》原文、《答記者問》和政策吹風會透露出來的情況,《環保圈》大概總結了一下這份文件的要點。
首先,為什么出臺這一文件?簡單來說,就是為了解決長期以來,基層環保執法隊伍存在的“人少事多、職責不清、能力不足”等老問題。
為什么現在出臺?因為2020年正好有一個契機,我國發生了新冠疫情,疫情防控期間,中央和各地環保部門采取了很多新做法,例如正面清單制度、非現場監管等,為文件出臺進行了許多有益的探索。
在這些探索的基礎上,環境部總結提升,進行了系統的梳理,從而推出了這次的《指導意見》,希望把一些疫情下的臨時措施變成常態化的執法機制。
出臺《指導意見》,除了為全國生態環境執法隊伍指明方向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向企業和社會釋放優化執法方式的積極信號。
過去,環保執法數量較多,中央的、省級的、市級的……對企業的正常生產影響很大,許多企業和行業協會都希望環保部門減少并規范現場檢查。
同時,這些量大面廣的環保執法,很多其實都是“無用功”。環境部執法局副局長閆景軍就表示:

從我們環保系統的檢查記錄里看,南方一些企業,在去年(2020年)5月份以后,到年底的半年時間里,就被檢查了30多次。在北方,比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一些涉及顆粒物排放的重點行業企業,2020年全年被檢查40多次。但是,你會發現這些企業基本上沒有違法的行為。

因此,這次《指導意見》出臺以后,環保執法就可以更加精準,改變以往“騷擾式”執法給守法企業帶來的影響,同時提高執法效率。
從內容上看,《指導意見》也規定了很多新內容,比如明確執法職責、優化執法方式、完善執法機制、規范執法工作等。這里邊一個比較大的亮點,就是提出要“大力拓展非現場監管的手段及應用,將其作為日常執法檢查的重要方式”。
對此,環境部執法局局長曹立平解釋說:

在當前形勢下,優化營商環境、減少企業負擔、規范并減少現場檢查已成為大勢所趨,但生態環境執法必須堅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

非現場監管作為一種不干擾企業正常生產的監管手段,作為對現場檢查進行重要補充的監管方式,將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成為今后日常執法檢查的主要方式之一。

也就是說,一方面要減輕企業負擔,另一方面執法力度又不能松懈,所以“非現場監管”就將成為今后日常執法檢查的主要方式之一了。
此外,為了保證《指導意見》的切實落地,環境部規定了許多保障措施。比如,今年3月底前,省級生態環境部門要結合本地區實際,制定落實《指導意見》的實施方案。每年年底前,還要總結落實《指導意見》的進展情況。
環境部也將持續調度各地在優化生態環境執法方式、提高執法效能方面的亮點成效及典型案例,并定期組織宣傳報道,促進經驗交流。
這一次,環境部通報的一批典型做法和案例,其實就是《指導意見》的后續保障措施之一。《環保圈》注意到,這只是“第一批”典型做法和案例,意味著后續可能還有第二批、第三批典型案例陸續公布。
不管怎么說,環境部決心已定,“非現場監管”等新的執法手段也將成為大勢所趨。這些新的趨勢,也值得所有環保企業引起注意,采取針對性措施,從而適應這一新趨勢,規范經營,規避風險。
另外,新的執法手段,也有望給環保產業帶來利好,比如在線監測設備采購需求增加,環保壓力加大帶來的工業第三方治理需求增加等等。
總之,新環保監管時代已經來臨,環保執法方式變了!

作品來源:環保圈